虚妄之冠

愿苍生爱恨为您加冕

龙舌兰日出<4>

特别短的一章,手机打的,请见谅!

前两次的见面对于双方的生活没有什么大的影响。红莲继续被三宫葵追杀到天涯海角,深夜继续过的慢慢悠悠。
说到三宫葵就很难不和三宫家联系在一起,柊家的犬牙,总是滴着有毒的唾液准备替柊家咬死不自量力的入侵者,红莲扒掉沾染了血色的皮衣,左手被流弹擦伤了一块,血液凝固了总是很麻烦。
不过狗就是狗,再厉害也不过是条狗!
红莲抖开直风衣,Confederate B120 Wraith就停在外面,用手揉了一把头发,用发胶固定的刘海变的松散一些,引擎咆哮的声音总是非常的悦耳动听。“跟踪天字龙。”收到命令的智能系统,锁定追踪器,以250码的速度追踪另一个三宫家的女孩。
三宫三叶,杀手代号,天字龙。
人际关系无非这么两种,制人和受制于人。他现在受制于人,那就必须想办法将这种局面倒置过来,虽然他不相信三宫这样的家族能有什么所谓的亲情,不过真昼都能对妹妹疼惜,三宫葵总不见得让亲生妹妹去死吧。
两枚子弹,克洛格19C,近距离射击,女探员标配,轻巧的致命法宝,有效射程不超过50米。两枪都打在机车的外壳上,红莲操控重型机车远远比她们想象中的要灵活,而且TRON Light Cycle的未来概念设计让她的底盘相对较低,也就是说红莲要是追踪弹道射击难度远小于她们攻击红莲,如果不是手臂上被三宫葵的鲁格鹰眼擦伤,红莲也许早就打落那只小巧的克洛格。
俯身在前操控TRON Light Cycle的女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她尽量选择各色的弯道走,加重红莲胳膊的负担,毕竟油量有限,再这么拼速度,没有胜算。她和另一个人没法交流,但是明显默契不错,后面的人迅速趴下,弯道不减速,轮胎摩擦甚至可以看见火花。不过这也是一个要命的错误,趴下的过快,兜帽滑脱,三宫家标志性的灿金色长发,在黑夜里划了一个短弧。
“后面那个。”红莲对耳机那端的时雨发出指令,时雨的LAM曳光弹明显比三宫三叶的准度高多了。“糟糕!”前座的女孩发现了这个小小的圈套,但是已经无法避让,200+的速度让跳车也成为奢望。曳光弹打中轮胎,两个女孩被甩了出去,被从另一边赶过来的小百合用绳索拦住没有摔远。
红莲已经停下车,依靠在车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两个女孩。三宫三叶和…缩小版的真昼。
“三宫三叶。对吗?”五士点开红莲车上的终端,对此了一下照片,“另一个是……”
“筱娅,柊筱娅。”红莲眯起眼睛。
“呐,既然都认识,可以告诉我们,我们为什么被攻击么。事先先明说哦,我们可不是柊家体系的人。红~莲~尼~桑~”柊真昼最疼爱的妹妹,柊筱娅摘下兜帽,仰起脸,天真的看着红莲。
红莲感觉有点胃疼。
又是两发子弹,不过明显射击的人水平有限,准头还不如三宫三叶,又是一辆TRON Light Cycle,隐隐还可以听见上面有人在争吵的很大声——以TRON Light Cycle的车速还要吵架简直是写作真正的勇士读作不要嗓子,“我说不要射击,差这么远,会被人发现!”“有本事换我来操控你来啊”
你们真的当我们听不见引擎声么……月鬼组整体无语,红莲感觉胃更疼了。

且先让红莲胃疼一会儿,我们把镜头转向深夜。深夜这边茶香袅袅,喷雾器里散发出桧木香,优雅又有格调,不过氛围并不比另一边轻松多少。深夜对面坐着三宫葵的直属上司,柊真昼的亲哥,他自己名义上的哥哥——柊暮人。他离群索居的久了像柊家都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,真昼不在,他就不在。后来真昼真正意义上的不在了,更加没有人过问他了。暮人来过两次,每次都是只停留十分钟,柊家的大公子总是很忙,第一次来的时候,刚刚搬过来,棕色的纸箱到处都是,大的小的,他的眼睛眯起来,打量这个相对柊家本家过于狭小的空间;第二次他稍微坐了坐,喝了几口深夜泡的茶。三宫葵来的次数多一点,大多数是给暮人传话,基本只在楼梯口,说完就走。
无事不登三宝殿,深夜微笑着给暮人倒茶,毕竟自己曾经是真昼的未婚夫,暮人也不会真正给予信任。
“你见过一濑红莲了。”果然开门见山。
作为柊家人活着有诸多不顺,但毕竟还是活着的,深夜并不打算反抗暮人,温顺又平和的回复:“是的呐。”
“为什么不杀了他。”
“因为暮人尼桑没有下这个指令。”
“你不讨厌他么?失去作用的养子?”
“并不哦,暮人哥哥。无论是作为真昼姐姐的未婚夫,还是作为暮人哥哥的发泄品,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,都只是活着而已。”深夜还是那么妥帖的笑着就像被暮人强上时一样,温柔戏谑又不带感情。
暮人一杯水尽数泼在他脸上,水珠划过那个完美的笑脸。

评论(9)

热度(36)